书咖啡时间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 >

从影视作品窥探东亚国家的教育反思—《天空之城》韩国篇

2019-10-05来源:巴中讯

     《天空之城》无疑是2018年冬季韩剧的一部黑马,收视率从全国1.727%起步,逐集攀升,并在18集时打破了17年《鬼怪》创下的全国最高收视率(20.5%),达至22.316%。不少人戏称,能打破《天空之城》收拾记录的只有《天空之城》的下一集。除了剧情紧凑,几乎每一集都有爆点和反转以外,它所描绘的某些极端又病态的韩国教育现状也戳中了不少观众的痛点。



      教育在很多国家本来是普惠性质的公民权利,然而升学通道越来越窄也越来越向社会上层阶级倾斜却是不争的事实。从小学开始,教育就是一场长达十几年的战争,父母往往和孩子一样精疲力竭。

 

§名校的垄断§


      天空之城SkyCastle本身就是个很有意思的名字,SKY既是天空,一个高远又难以接近的意象,也是三所最一流的韩国大学的缩写:首尔大学(S),高丽大学(K)和延世大学(Y)。可以说,天空之城就是讲述精英阶层父母是如何使劲手段将子女送进名牌大学的一部剧。即使是今天,在韩国这三所名门大学的学位还是通往最好的工作职位,最好的人际关系甚至是最好的婚姻的入场券(引自《太极虎韩国》)。


       SKY在政治界和经济界的垄断地位可以从以下数据看出:韩国第十九届国会议员超90%毕业于SKY,韩国大型企业CEO70%毕业于SKY80%的司法公务员出自SKYSKY代表的远远不止是一纸文凭,更是一种如同古代有贵贱之分的血统一样,它代表的是一种特定的出身。对于韩国人而言,考进SKY恐怕比考进美国藤校更意义重大。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在《天空之城》中,车教授大女儿的哈佛光环在首尔医大旁边都显得有点黯淡。


“考个好大学就有这么重要吗?”

“大学、大学、大学,你的眼里只有大学吗”

“非首尔医大不可吗?”


  《天空之城》最常出现的质问三连。造成这样歇斯底里的局面的固然有家长膨胀的欲望和野心,但不可否认,在名校高度垄断社会关系的情况下,名校与否与未来的收入和地位挂钩。考上名校更是一种改变出身和命运的途径。2017年韩国年轻人(15-29岁)的失业率高达11.2%,其中三分之一的人拥有大学学历。名校与一般大学的差距不是110,而是1100。艺瑞妈妈对这些质问斩钉截铁的回答“是的”,是一种让人悲哀又无可指摘的现实。

 


§升级版“应试”素质教育§


       对于社会中下层家庭而言,应试教育本身并不是最让人绝望的,最让人绝望的是变得“应试”的素质教育。


        在应试考试中拿高分难吗?难。应试考试的很多题目早已偏离了测试学生的理解水平,更多的是在拼刷题经验和是否练过类似的题目。这也就说明了学生必须要去补课,补课老师水平及补课机构带来的模拟考题是考取高分的关键。《天空之城》里几乎每个妈妈都在为自己的孩子寻找好的补课老师,补课老师的情报同样也是一种重要的资源。


        韩国学生中流行有“四当五落”的说法,意思是每天睡四个小时的学生可以当选理想的学校,而睡五个小时的话则会落选。剧中艺瑞也说,从四岁开始她就没有哪一天是睡超过四小时的。也许让普通学生更绝望的是,那些上层社会家的孩子不仅拥有更好的学习资源,同时也付出了同样的时间在学习上。师资和辅导资料比普通学生强,努力程度同样不弱的社会精英人士子女,从小学起就甩开了一般学生一大截,并且这个差距随着年龄的增长只增不减。


       想考取高分已经很不容易了,更让一般人难以效仿的是高订版的“素质教育”。在《天空之城》中就可以看到,光是成绩好并不够,连社团活动、志愿者活动和学术实践都一一安排好打造出来的丰富履历才能叩开SKY的大门。比补习班费用更昂贵的,是升学软指标“高中综合生活记录本”。


        这个本子不仅记录了学生的课程分数和出勤状况,还记录了课外活动、社会实践和获奖经历。这些所谓的课外活动更是一道上层社会学生和下层社会学生无法跨越的鸿沟。像艺书这样爸爸是医生的学生有很多在医院观摩实习的机会,而同一个小区的车教授会举办读书讨论会,一般家庭是没有这样的资源的。爸妈们带来的福利暂且不说,名门高中也会安排很多丰富的校园活动和社会实践活动来丰富学生们的综合生活记录本。


       本身是为了鼓励学生多元化全面发展的指标就这样变成了一场阶级和金钱的战争。光靠努力二字已经无法在现行的韩国高考中获胜。也不奇怪韩国教育放送公社(EBS)拍了一部讲述韩国高考的纪录片,叫做《学习的背叛》。

 

§我是谁?§


    《天空之城》某种意义上也讨论了“自我的觉醒”这个话题。姜俊尚在得知慧娜是自己的女儿,而他对权利的欲望使慧娜最终得不到及时的医治而去世后,与他母亲的一番争执中说道:“我因为按照妈的意图来装扮,我都忘记自己的面孔是什么样的了”



       剧中的妈妈们也是,子女的成就仿佛就是她们自身的成就。在书俊基俊妈妈发现大女儿并非真的哈佛学生时说,感觉自己的人生都是虚无的。爸爸们追求权力,妈妈们追求子女的成绩以及子女带来的虚荣感,他们都在盲从着外界的标准和评价,鲜有人关注自己的真正理想与追求。


        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中难免会被贴上各种标签,因为了解一个人的本质成本太高,把复杂的人格标签化似乎显得更有效率。为了使自己贴上有利的标签,很多人不知不觉迷失了自我,逐渐不再思考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喜欢什么,而是去思考别人喜欢什么,别人想要什么。在这种风气下成长的人变成了父母,自然而然地也想让自己的孩子贴上好看的标签,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社会评价体系。


      但正如金珠英指导老师的饰演者金瑞亨在采访中所说的那样,“就算作为某个人的孩子出生,当哭声响起时,就已经作为一个独立人格出生。人生是自己的,(家长)就别管了。”


(视频credit @一颗甜梨呀)


       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子女不仅是一种不尊重子女独立人格的表现,更是一种可怕的无知。《天空之城》里英才家的悲剧正是这种无知的后果。在不关注子女喜欢什么,也不了解他们擅长什么的情况下,光凭自己的狭隘的观念去替子女做决定往往不会有好的结果。在社会分工日渐细化的时代,每个人只有找到独特的价值才能获得成功。而这个独特的价值必定是通过倾听自己的声音才能发掘的。

 

       “教育要给一个人带来什么”也许不是一个政客、一个制度制定者脑海里总是思考的一个问题。在政策层面上,他们也许在思考着很多别的东西,例如怎么样降低教育的成本,怎么样将教育提供给更多的人,怎么样标准化大学的录取等等。但这却应该是每个人作为一个个体需要思考的问题。


      教育无疑是一个自我启迪,发掘自身兴趣和潜力的“知我”过程。没有自我的人生才是虚无的人生,人不可能一辈子看别人的眼色而活,这也是《天空之城》想要传达给观众的一个重要主题。


      借爱因斯坦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的结尾:


Education is what remains after one has forgotten everything he learned from school.

教育就是当一个人把在学校所学全部忘光之后剩下的东西。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wendenglib.com/chengshi/11210.html
(本文来自书咖啡时间整合文章:http://www.wendengli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wendenglib.com ©2017 书咖啡时间

书咖啡时间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