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咖啡时间
当前位置:首页 - 工程 >

巴西经济政策的"奥地利"转向

2019-10-09来源:西安信息网

导读

☄ 雅伊尔·博索纳罗采用了正确人选,直接来自于奥地利学派☄ 市场对于新总统的乐观情绪,已足以让巴西证券交易所创下新高。

巴西经济政策的奥地利转向

文 / 西尔维奥·西莫内蒂

SILVIO SIMONETTI

♕译 禅心云起

 

当一场迫切的政治接触似乎势在必行时,各国总统和总理常倚靠“沙皇”czars,指负有特别使命的全权代表)来处理危机或协调复杂的政策。但是这些现代“沙皇”(全权代表迥然有别于其威权主义的同名,通常限于短期,权力受到极大约束,且就这些复杂问题(汽车、医疗、毒品等)的本质而言,很难确定其成就如何。


这一头衔接下来轮给保罗·格德斯Paulo Guedes

 

保罗·格德斯(1949年8月24日出生),巴西经济学家,也是投资银行BTG Pactual的联合创始人。他还是智库Instituto Millenium的联合创始人,并且是博索纳罗总统竞选的经济顾问。他目前担任博索纳罗政府的经济部长。他是一名由芝加哥学派“跳槽”到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家。


这位新巴西政府负责经济事务的“沙皇”,是今年1月1日正式就任该国总统的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市场经济改革纲领的幕后策划者。在竞选期间,博索纳罗对格德斯以及他在未来政府中所扮的角色不吝赞赏,以至于这位以往不怎么有名的经济学家,比一些总统候选人还更为巴西人所知。

 

格德斯的“沙皇”头衔可信地来自于总统给予他重组巴西经济的空前权力。巴西经济现在显示出了摆脱该国历史上最严重衰退的迹象。由格德斯领导新建的经济部,是由原先其他四个部门(财政、规划、劳工、工商业)合并组成的。博索纳罗政府实施的宏观经济政策,现在将完全由他来掌控。


如果说这还不够,德斯可能是巴西(由奥地利学派米塞斯作品所推广的)经济自由至上主义发展最受瞩目的象征性人物。


几年前,德斯透露,巴西企业家亨利·马克苏德是如何将他引向米塞斯思想的。即使拥有芝加哥大学经济学专业博士学位,德斯依然承认,他在阅读米塞斯巨著《人的行为》后,对之前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惊讶。

 

《人的行为》是米塞斯的扛鼎之作,也是继亚当·斯密《国富论》之后思想史上难得的对经济学理论进行全面整合的著作,为奥地利经济学派奠定了系统而清晰的理论基石。


令人惊奇的是,奥地利经济学派自由至上论在巴西有着悠久历史,现在正从政治左派的牢牢扼制中挣脱而出。该国第一位经济学派创始人欧亨尼奥·古丁Eugenio Gudin以米塞斯门徒自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他和商人罗伯托·西蒙森Roberto Simonsen)之间,就巴西应该采取什么途径实现经济发展进行了一场著名辩论。古丁在辩论中驳斥了那些推动全能国家愿景的主要观点。他认为,政府干预会破坏价格机制,导致资本配置系统效率低下。此外,国家官僚机构和商界的联系将导致裙带资本主义。回过头看,也许再也没有什么比古丁当时对巴西未来走势的预测更加准确的。

 

古丁赢得了理论辩论,但西蒙森赢得了政治辩论。在接下来几十年里,巴西接受了导致国家资本主义、普遍痛苦和恶性通胀的政策。自由至上论思想被精英们贬斥为智识领域的笑柄。


当凯恩斯主义智识霸权由于20世纪70年代滞胀所致的经济动荡而崩溃时,一切都开始起了变化。1983年,小唐纳德·斯图亚特(Donald StuartJr.)在里约热内卢创立了自由研究院,旨在宣传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思想。21世纪初出现了一系列致力于捍卫市场经济的智囊团,格德斯作为创建人之一的促进自由市场千禧研究院也是其中之一。自由研究院可谓这些智囊团的先驱。


就像巴西的其他一切,智识革命也进展迟缓。正是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左翼政府2011-16年)反复无常政策所带来的经济混乱,给无数自由市场支持者提供了一个将新观念推向公共辩论焦点的机会。令人惊讶的是,一度是大政府支持者的博索纳罗,决定采用经济自由至上主义作为他的竞选纲领。

 

雅伊尔·梅西亚斯·博索纳罗,巴西政治人物、前陆军上尉、现任巴西总统,


然而,自由至上智库的影响超出了公共政策讨论的范围。今天,他们在给政府提供新名词和新思维,以帮助重构巴西。例如,新任教育部长哲学家里卡多·罗德里格斯(Ricardo Velez Rodrigues)是自由研究院成员。正在领导新政府私营化计划的萨利姆·马塔尔(Salim Mattar)在该研究院执委会工作。巴西银行是该国最大公共银行,现由该研究院另一名成员鲁本·诺瓦斯(Rubem Novaes)领导。经济政策部长阿道夫·萨彻斯达(Adolfo Sachsida)博索纳罗过渡团队成员罗伯特·埃勒里(Roberto Ellery)是自由研究院另两名杰出成员。

 

自由至上观念在巴西获得的欢迎以及这一学说众多支持者在新政府中所扮演的核心角色并不意味着自它已经获胜。相反,这意味着自由至上论者有机会表明:自由市场的优点不再局限于理论,并能在实践中得到证实。

 

博索纳罗本人不是自由至上论者,而是一位保守民粹主义者。但他已经因为一个国家的迫切需要,转变为一名自由市场经济的使徒。这个国家在过去四年里经历了一场由坏观念引致的经济梦魇。奥地利学派自由至上论者的成败将直接系于他们两方面的能力:一是重塑公共政策的能力;二是为厌倦失业和丧失购买力的人们提供积极财务成果的能力。


从好的方面来看,巴西是一个受苛重税收和过度监管羁束的国家,任何改革,无论多么微小,都会对这个国家的竞争力产生重大影响,从而实现可观的经济效益。市场对于新总统的乐观情绪,已足以让巴西证券交易所创下新高。


推荐


欢迎本号读者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加入经济学课程——“零基础 无数学 你也可以学好的经济学”,尤其是逻辑彻底,让人折服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助你打通经济学思维的任督二脉,享受三观重建的快感。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wendenglib.com/gongcheng/11725.html
(本文来自书咖啡时间整合文章:http://www.wendengli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wendenglib.com ©2017 书咖啡时间

书咖啡时间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